这里莫尘,是个新人,请多指教

咸鱼莫尘在线ooc
产出极慢,因为多数时间在睡觉

主要出没在文乙tag里,偶尔在家教的XS和黑塔利亚tag出现[然而已经好久没去了],近期沉迷第五人格

杂食,但雷点厂律厂

小透明写手,欢迎扩列
QQ:3403863260

近期准备补考,下学期高三/顺势停更×
因为报的高职单招,高三只有一学期,所以请等我几个月,春季高考后回来

[文野乙女]幼驯染

嘿嘿嘿写出来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就是了 @有一颗少女心的软软๑

酝酿这么久就为了爆更bushi

—————————————

Ver.太宰治

你记忆中的太宰总是一身绷带,披着首领赠与他的西服,没被绷带缠住的左眼鸢色的眸中是晕不开的浓重的黑,他总是笑嘻嘻的,但他即使是笑着也没有活人应有的气——‘也许中原大人就是因为这样才讨厌他的吧,所以才总是打架’年幼的你小手捏着棉签一点一点地帮一身是伤的太宰上药,想到这儿,几乎是没经过脑子就说出“太宰大人,你不能总是这样,很讨人厌的”“哪样?”你抬头对上他的笑,明明是一如既往的笑,却像是要哭出来一样,这让你有些心慌,你听到他的声音,轻的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样:“我知道是哪样啊,我知道的呀”

转眼你已经十七岁,期间他有时会来看你学习,但你毕竟作为文职人员,能和他有交集的机会实在不多,作为干部的他也很忙,见面的次数少到就连他叛逃的消息都是从他人口中得知,从中原口中确认,少到你只记得他那快哭出来一样的笑和眼中不加掩饰的黑暗,以至于后来某一天,你从河里捞出一不明物体后,没能认出这是你的青梅竹马

“Good morning ~美丽的小姐!”青年不知何时拆了右眼的绷带,容貌没有太多的改变但笑容更加真诚和开朗,气息也和以前相比更加干净清爽,“好久不见!”他站了起来,把风衣和衣摆拧干些,又甩了甩风衣再重新穿上,张开双手在你面前转了一圈:“这样的我,能让你喜欢了吗”




Ver.中岛敦

你比他更早进孤儿院一个月,不过这不妨碍你以前辈的姿态带他一起玩耍——在他不在禁闭室内的时候——他几乎只有你一个朋友。你见过他在月光下化身白虎,狰狞的模样吓得你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甚至忘了呼吸,恐惧紧紧抓着你的心脏,似乎连它都停止了工作,白虎那双和敦一模一样的紫金色的眼睛,里面不是敦的温和而是兽类见到食物时独有的眼神,但“他”只发出虎啸便离开了,什么都没做,却还是让你昏迷,但慢慢的,次数多了,你也没那么怕他,见到他又变成白虎,会小声地叫他的名字

“敦…敦…敦…”

不久他就被院长赶走了,没有了他的孤儿院你有些待不下去,你听说军警在通缉“食人虎”,听说“食人虎”到了横滨,你偷偷地离开孤儿院,跟着“食人虎”的踪迹来到了横滨,但此时军警的通缉已全被撤下,你更加找不到那个即使失去意识也不会伤害你的少年了,孤儿院也回不去了,回去的话一定会被关起来的

你坐在河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想着敦是不是也曾经历过和你一样的情况,是不是也见到过在河里漂流的不明物体,听着肚子的抗议声,出现听到熟悉的声音的幻觉…也许不是幻觉

你听到敦的声音了,应该是在奔跑,边跑边喊着:“太宰先生!”他在你身边停下,气喘吁吁的,看到你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诶——咳咳咳…”他缓过气,又笑了起来,轻声唤了你的名字,“好久不见啊”

“哦哦哦!这位小姐就是敦君的小女友吗?真是可爱啊!”被称作太宰先生的男人忽然从河里冒出来,溅了你和敦一身水,说的话让你俩红了脸,少年连忙摆手:“不不不是啦!太宰先生请不要乱说!”你坐在草地上努力冷静下来,伸手扯扯敦的裤腿:“哦,你是说我从孤儿院跑出来找你结果你是不喜欢的哦”

“并不是!我…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啊…我最喜欢你了…o(*////////*)q”




Ver.中原中也

你从小不是很喜欢中原中也,大概就是第二名对第一名的不满吧,尽管你在女生中是No.1,但在黑手党的训练中是没有男女之分的,万年老二的你几乎是把气全撒在他身上了,不时地向他挑战,不时地藏起他的帽子,不时地在对打中偷偷咬他一口。

“你是属狗的吗!”他摁住你的脑袋蔚蓝的眸子写满了惊恐,“哪有一言不合就咬人的啊!

他总被你折腾的抓狂,直到他和太宰治成了搭档,就成了他被你们俩气的爆炸。他们开始总往外跑,但每次结束任务他都会回来在你房间里赖上许久,你也逐渐懂事,不再像以前那样恶作剧——你改成在他脸上画画了

“你再在我脸上画画试试!”又是一个午后,他窝在你的沙发上休息,你如往常一般掏出马克笔,却在下笔的那一刹被扣住手腕,“怎么这么大了还这么皮”闻言你挑了挑眉:“哦——优等生总算是学乖了呀”你从善如流地收好笔,盘腿坐在地上,黑色的衬衫穿在你身上松松垮垮的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右肩的内衣带,他皱着眉很是嫌弃地帮你把领口整理好:“身材这么差还这么邋遢可是嫁不出去的”“身材差怎么了!又不嫁给你!嫁不出去那就不嫁!”你拍开他的手,“嫁不出去碍着你的事了哦”

“噗…我不是我没有”他喷笑出声,反握住你的手拉到面前亲吻你的手背,“我的意思是说,嫁不出去的话,嫁给我如何?”




Ver.芥川龙之介

他是异能力者,尽管他的异能在你认识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攻击性,只能变出黑色的小花来哄因为他受伤而哭泣的银和生他气的你。你擅长偷窃,正是你们一起偷来的食物和让你们在这吃人的贫民窟活了下来,当然还有联手把打手整趴下的手段,直到后来那个人的出现,那个你不知道名字却知道是芥川所尊敬的人带走了他们兄妹,留下你在贫民窟,而你已经长大许多,可以去打工了,便也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你以为你们不会再见面,却在通缉令上看到了他的照片,你右手摩挲着下巴看照片里那张苍白依旧的脸啧啧出声:“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啊”“我也是这么觉得呢”温柔又带了点慵懒的女声在你身后响起,你稍稍被吓了一跳,往前走了小半步侧身打量着她,身着和服女子并不在意你的打量只问你:“想去见他吗?”

“才不要”你身上褪不去的痞气即使面对女子也不消退半分,下意识警惕她的一举一动,努力不漏出破绽,试图判断她是否是警察,“为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就轻易离开,这种人我一点都不想再见他”明明就那么走了,干嘛还要护着他。你有些烦躁,想要转身就走。女子似乎看出你的顾虑,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带着淡笑?往旁边让了让:“放心吧,小姑娘,我不是警察,我是他的上司”

她这么一让,站在她身后被她和伞挡住的芥川就暴露在你的面前,他戴着一副墨镜,黑色中山装,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手挡住半张脸,轻咳几声结果话茬:“可是我想你了…咳…好久不见”




Ver.福泽谕吉

他大了你有八岁,他几乎是看着你长大的,小小的你并不怕他板着的脸,喜欢抓着他的袖子跟在他身后,等你提得起木剑后,你便和他一起练习,他的剑注重气势和速度,而你更乐意学优雅华丽的剑招,为此他总皱起眉头看着你不语,你则踮着脚尖捏他的鼻子,软软地笑他是个小老头,他一言不发红,拎起你往训练场走去。“哇呀!谕吉我错啦!”“没大没小,要叫哥哥”

你被他保护的很好,但关于你们是作为政府刺客被训练这件事你是清楚的,你任由他把你华而不实的剑招调教到充满杀伤力,也算是能够独当一面了,你对他的感情也随着时间愈发清晰——你喜欢他,但你并没有表白,而是一如既往的像个乖巧的妹妹一样跟着他,你要等到你成年那天,你觉得如果你未成年,即使他也喜欢着你,你被拒绝的可能性依旧是要更高出百分之二十

“我要离开了”他站在玄关,带着一身寒气,“和我一起走吗?”“明明想在这一天表白的——谕吉给的生日礼物真是令我惊喜呀”他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又有些不好意思的,你看他的反应有些满意,他右手握拳抵于唇边干咳一声,有些窘迫:“这种话应该是我来说,但是现在我什么都给不了你,离开组织,我暂时无法安定下来”

你如往常一样扯起嘴角露出和他的冷淡截然相反的温柔的笑,把自己为他买的围巾取来交给他,“既然如此,那等你安定下来了,我就去投奔你,这个你收下了,以后可不能不认我呀”

“怎么会不认你”他收下丝巾,似乎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俯身在你额上烙下一吻,“到时候直接和我姓吧”




Ver.森鸥外

从第一次见到他时你就意识到他不会像他表现在人前那样温顺,你初遇他时,他的笑容优雅精致,从大厅退了出来,转身那一刹的眼神带着嘲讽,在看到站在转角的你后,你错过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艳,但看清了狭长的眸中的笑意:“你在这儿啊,你的父亲很担心你,便托我来看看”他走向你,声音不大但在只有他的脚步声的走廊里还是足够清晰,从小被培养的修养让你即使紧张也毫不失态,他在你面前停下脚步,你拎着红色洋裙的裙摆行礼,自报家门,他微微鞠躬作为回礼,报出那个让你牵挂半生的名字:“我叫森鸥外,森家独子”

你们的父亲有意让你们多接触,他也十分配合,你用你的话就是“完成任务”.他也是,却要加一句,他同你说过的话“如果是你的话,我可是很乐意的哦~”他坐在你的床上咬着勺子看着书,漫不经心口齿不清的同盘腿坐在地上的你这样说着,他和你独处时总是不屑维持他那令他自己作呕的假面,他用嘲讽的语气告诉你,他绝不会继承家业,他要去学医,他会说他厌恶这个所谓的上流社会,尤其是他的父亲,他看着落地窗外无云的天空,指着高楼告诉你他热爱着这座城市,他们却是想要毁了它。“它比他们更值得倾注感情”

“你不怕我捅出去?”你抬头看他,少年的脸开始有了棱角,狐狸般的眉眼在听到你的话后稍稍瞪大,却是盛满笑意,他亲了亲你的脸颊,胜券在握的模样:“我们是一样的人,而且我说过,如果是你,我很乐意”

他真的去学医了,学成正值战争,他参军当了军医,你每天都在提心吊胆,担心父亲让你相亲,担心他再也回不来。终于,战争结束了,森家也没落了,他依旧没有消息,你几乎要死心了,港口黑手党开始扩张势力,你的家族成了重点打压对象,你的父亲染疾而去,独生女的你不得不撑起这个家,好在很快,黑手党易主了,他也回来了,一身黑衣却挂了一条红色的围巾,他步入中年,你依旧轻而易举地认出了他,他带着一个孩子,看起来该有七八岁了,那件红色为主的洋裙和你曾经的那件几乎一模一样

“你能等着我真是太好了”他笑着,身后站着的一排人你知道,情报中出现过的黑手党的游击队“黑蜥蜴”,此时他们各抱着一个盒子,森看出了你的疑惑,松开牵着幼女的手,小姑娘嘟囔着:“林太郎是个笨蛋”指挥着黑蜥蜴把盒子交给家里的下人:“这是林太郎给你下的聘礼哦,好啦,轮到你了林太郎”

森的笑有些挂不住,还是上前两步,见你还没缓过神来搂住你的腰,耳鬓厮磨,他低沉的声音喃喃自语一般说他很抱歉,让你担心了,说那个孩子是他的异能,可爱而强大,说他想你了,说他要娶你

评论 ( 23 )
热度 ( 234 )

© 莫尘喜欢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