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莫尘,是个新人,请多指教

咸鱼莫尘在线ooc
产出极慢,因为多数时间在睡觉

主要出没在文乙tag里,偶尔在家教的XS和黑塔利亚tag出现[然而已经好久没去了],近期沉迷第五人格

杂食,但雷点厂律厂

小透明写手,欢迎扩列
QQ:3403863260

近期准备补考,下学期高三/顺势停更×
因为报的高职单招,高三只有一学期,所以请等我几个月,春季高考后回来

[文野乙女/国木田独步]噩梦与亲吻

是糖!是糖!是糖!
『高亮!』ooc慎入!
取标题简直要了我的老命
最后那里借用了@踏风归九月。 的梗,在这里谢谢她,总算是把想表达的表达完整了www

———————————————

“我做噩梦了,国木田先生”你抱着枕头红着眼眶敲开先生的家门,冬季深夜霜重,你仅穿着毛绒绒的睡衣,冻得唇色发白,话音都带了抖,看见穿着睡衣,散着头发,眼镜都没有戴的他又有些想笑

他看你红着眼眶还想笑的样子似乎想训你,却还是先皱着眉头把你拉入较为温暖的室内,进厨房给你热了杯牛奶

“有什么事不能换了衣服再过来,感冒了怎么办!”
“我梦见你结婚了,新娘不是我,我甚至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还跟你告白”

也许是处于礼节,他并没有打断你的话,而是取了件毛呢大衣给你披上,坐到一旁听你讲,你吹了吹牛奶,嘬了一口又继续讲述那个莫名其妙的梦:“我被亲友谩骂,说我不知廉耻,我才知道这件事,然后我去找你,你逆着光,我看不清你,但是我知道你在说话,可是我只听到一个声音在让我滚,说你不需要我了,无论是作为友人还是同事”

你停了下来,牛奶虽然还有些烫口,但与你而言却是正好,他看着你慢慢的喝下半杯牛奶,神色略有些缓和,你小心地打量着他,他看起来很无奈,你确定他不会把你当做学生训话了

“别害怕,只是梦而已。我并没有伴侣,你知道的,我预计二十六岁才遇到她并且开始恋爱,”他摸了摸手腕,但并没有摸到发圈,有些烦躁的抓了抓长发,“不过就算交往了,我也不会让其他任何人对你做这些诋毁,或者说那些莫名其妙的伤人的话”

你喝光剩下的牛奶,放下带有余温的玻璃杯,裹紧披在身上的外套:“可就是怕嘛…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为了一个梦就哭哭啼啼的跑来打扰你”“确实太鲁莽了,感冒了怎么办”他轻拍了拍你的头顶,似是对待孩子一般的态度让你有些不满,“如果梦里是这样,那这个梦就是错误且相反的,真正的我在这里”

平时的你看起来很坚强,此刻不知是处于深夜的缘故亦或是梦境中自己暗恋对象太过决绝的模样使得你变得有些脆弱——眼泪也格外的多,说着就红了眼眶,很显然,他并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场面,有些语无伦次:“别…别哭啊,不是说过不会弃你不顾的吗?想点开心的事情?要不还是早点休息?都这么晚了…”

“嗯…那…国木田先生——您能亲我一下吗?”
“诶?”

鼓起勇气提出这样的请求轻易地让你们红了脸,他甚至比你更加不好意思,耳根都红透了,你看他这样反而有些释然的扬起一抹笑,认真而期待:“您的晚安吻一定能使我有个好眠,请相信这不是我想吃您豆腐的借口。”

“哈”他下意识地要推眼镜,但他并没有戴着便改为揉眼,“虽然不是很相信,但就让你亲一下吧”话音刚落你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凑过去,颇有些破釜沉舟的气势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却没有勇气更进一步,怂不拉几地缩了回来裹紧大衣,不敢抬头去看头顶仿佛冒出蒸汽的他:“国木田先生,你要不要…稍微修改一下你的计划呀…”

“……”
“……”
“唉…”沉默半晌,还是他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轻轻的把你搂到怀里,“告白这种事应该我先说才对”

评论 ( 6 )
热度 ( 55 )

© 莫尘喜欢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