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莫尘,是个新人,请多指教

咸鱼莫尘在线ooc
产出极慢,因为多数时间在睡觉

主要出没在文乙tag里,偶尔在家教的XS和黑塔利亚tag出现[然而已经好久没去了],近期沉迷第五人格

杂食,但雷点厂律厂

小透明写手,欢迎扩列
QQ:3403863260

近期准备补考,下学期高三/顺势停更×
因为报的高职单招,高三只有一学期,所以请等我几个月,春季高考后回来

福泽新买不久的智能手机里多了个画着荷叶帽子的图标,倒不是对那只可爱的青蛙多感兴趣,只是招架不住朝歌无孔不入式的安利罢了

好在这个游戏并不需要他花费太多时间在上面。福泽把该准备的都点好就把手机放在一旁,朝歌推门而入就看到他正捏着信纸,而手机躺在手边,屏幕里那只青蛙正趴在书桌前奋笔疾书

“不愧是银狼大人的蛙”没有旁人在场,朝歌又拾起那个早已被他本人舍弃的称呼,双手抱胸看着这正一起努力的“父子俩”食指轻敲着手臂——真是意外和谐的场景啊

察觉到朝歌进门,福泽也没有把视线从信纸上移开,任由她看着自己,即使是在她要去戳那只青蛙时把手机锁屏也没有移开。

朝歌有些惊讶的收回了手,语气带上了点调笑的味道:“银狼,你给蛙蛙取了什么名字”“没什么”福泽终于放下信纸抬头看她,“你什么时候这么悠闲了?”

提到这个朝歌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有些怨念的瞎按福泽手机的锁屏密码:“没什么,就是蛙蛙出去了一个下午,想他”输入建社日期,他的生日都错误后,摁了自己的生日:开了

“哟!”闻言福泽眼皮一跳,开始头疼,就看她兴冲冲的拉了拉他的袖子,狭长上挑的眼含了笑眯起,一直都带着恶意的嘴角也卸下了不快,倒是和得了夸奖的乱步有几分相像。

福泽在她点开游戏前把手机拿了回来,所幸他一直都是那副模样,眼神也不曾变过,才没被这精明的女人看出什么破绽:“别闹。去帮我把国木田找来”说着,指了指桌上的信

此时朝歌心情正好着,倒也没计较他训孩子般的语气,转身离开社长办公室去找国木田,福泽打开游戏,拇指在名字那一栏顿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把朝歌二字删去,只关了游戏,把图标放入文件夹并上锁

都是喜欢跑了好久才肯回来的坏姑娘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莫尘喜欢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