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莫尘,是个新人,请多指教

咸鱼莫尘在线ooc
产出极慢,因为多数时间在睡觉

主要出没在文乙tag里,偶尔在家教的XS和黑塔利亚tag出现[然而已经好久没去了],近期沉迷第五人格

杂食,但雷点厂律厂

小透明写手,欢迎扩列
QQ:3403863260

近期准备补考,下学期高三/顺势停更×
因为报的高职单招,高三只有一学期,所以请等我几个月,春季高考后回来

最后朝歌还是没能跳下去

就在她反手抓着栏杆站起来深呼吸的时候被趁着她大哭没有注意身后动静的时候来的福泽从背后拦腰抱起翻过不高的护栏,晕乎乎的站在水泥地上,脚边躺着她方才因风大嫌麻烦而扯下来的丝巾

“你又胡闹。”福泽说话向来是陈述句,无意间带着些许不容置疑的味道,在朝歌站好后就松了手,双手揣在袖子里等她从一瞬间的天旋地转中缓过神来看向周身都染上了怒气的他

而朝歌总算明白自己这是被拉回来了,看到来者是福泽连忙敛去狼狈的神色,嘴角扬起往日常见的弧度,同时意识到自己刚刚把妆给哭花了。

‘该死的’暗骂一声后朝歌强忍着背过身飞速补妆的冲动,一副悠哉的模样捡起地上的小包,开始给自己卸妆,那模样和语调随意的让福泽怀疑这和刚刚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人是不是同一个:“银狼大人怎么来了,明明没接我电话”

“我不来你真打算跳下去?”福泽觉得自己额角的血管正突突直跳——和这女人再多待一秒他的血管可能就要炸了,可还是得一副冷静的模样,“你就不能让我省心一…”

“不能!”
朝歌比他还要烦躁的打断了他的话,仔细确认现在这副模样不会太难看后“啪”的一声用力盖上小镜子,连同卸妆水一起丢回包里,一手掐着腰一手隔空戳着福泽的心口——她的指甲刚做过,伤到了可不好,“我不作你这里能空点地儿装着我?横滨一半侦探社一半还能有点我的位置吗没有!”

“本来就没有立场…我只能自己作了”这话说的可憋屈,话音都随着他的注视低到地上去了,完全没了刚开口时的气势。福泽不擅长争吵,只能看着她抱怨,好在她刚刚哭过一场,这会儿也没力气闹腾了,弯腰从地上拾起丝巾拍去上面粘上的灰尘,把稍脏的部位折起,围在她脖子上打了个漂亮的结

“那么,就回家吧”
“银狼你真是讨人厌”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莫尘喜欢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