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莫尘,是个新人,请多指教

咸鱼莫尘在线ooc
产出极慢,因为多数时间在睡觉

主要出没在文乙tag里,偶尔在家教的XS和黑塔利亚tag出现[然而已经好久没去了],近期沉迷第五人格

杂食,但雷点厂律厂

小透明写手,欢迎扩列
QQ:3403863260

近期准备补考,下学期高三/顺势停更×
因为报的高职单招,高三只有一学期,所以请等我几个月,春季高考后回来

夜已深。


暴雨从下午就开始下,现在雨水淋下的声音完全遮掩不了几乎是在耳边炸开的雷声——中午听着还觉得离自己很远。朝歌房里的窗帘在早些时候就被用力拉上,为了睡懒觉而装上的窗帘完美的挡住闪电带来的光,同时也让朝歌毫无准备的被雷声吓到


“*!”朝歌一脚蹬开薄被,夏季的暴雨带来的闷热和对雷声的惊惧让她满头大汗,刘海被浸湿贴在她的额头上,灰色的背心背部是大片的深色。


一把抓起丢在地上的牛仔短裤匆忙穿上抱着枕头小心翼翼的用早就配好的钥匙打开福泽的房门,刚把门推开些许,他的佩刀就出鞘钉在门框上,着实把朝歌吓了一跳,不得不出声证明自己的身份防止被误伤:“是我,朝歌”


“下次要进来先敲门”料到是她的福泽叹了口气,下床收了刀把房门拉开,有些意外的看着面前抱着枕头小心翼翼的女人,“怎么了?”


闻言,朝歌有些郁闷的抓着枕头的一角:总不能直白的说我怕打雷还想趁机钻你被窝吧,他一定会装作自己是做梦把门关上另寻良机让我离开这里。


“我有点…嗯…有点怕…打雷…”朝歌的声音随着她的视线低到地上去了,绕是福泽这样的好耳力也只能听个大概,握着门把的手几乎是下意识的想把门关上,多亏了他的意志战胜了潜意识,只是稍微动了一下便忍住了关门的欲望


朝歌也依靠自己的意志忍住了把枕头甩到他脸上的动作:他一定会躲开,而且还会掉好感度。所以她只抱紧了枕头下颚微抬紧盯着他的眼睛:“银狼你是多不待见我,允许你喜欢猫就不允许我怕打雷啊你是不是从来没把我当女啊!”


刚一直很安分雷声适时的炸响打断朝歌的话,惊得朝歌丢掉枕头捂着耳朵蹲下身子,尖锐的惨叫声划破天际,也整得福泽脑子里嗡嗡作响,把他打了个措手不及。“冷静点。”福泽忍着耳膜的不适跟着蹲下身子,双手挡开她的手捂着她的耳朵,隔绝了逐渐消停的雷声同时安抚了她狂跳的心脏


朝歌从来不是会错过接近福泽机会的人,在福泽的安抚下逐渐冷静,脑子也开始动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袖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晚上…我…我和你一起睡”


“只有这次”福泽见不得她这副狼狈的模样,明明是个比男人还要强硬的女人,此时却把自己的弱点完全暴露出来——没有武器,没有防备,完全是一副胆怯的模样,“进来吧,安静睡觉”



朝歌:计划通√



阻止了福泽打地铺并意外的真躺到福泽身边的朝歌没敢真的凑的很近,只微蜷着身子抓着他的袖子就睡得安稳,而隔壁被尖叫声吵醒的乱步则听着福泽房门关声音故作老成的摇了摇头,一手抱着水杯一手捏着电话同与谢野说着话

“真的让她进去了?”
“你是在质疑我的话吗?”
“不,当然不是…”
“有问题就问吧”

此时雨小了很多,乱步喝了口水,咽下时的“咕噜”声也变得十分明显,就连与谢野都听到了,她也只微微一笑并不在意这略显失礼的细节

“社长为了她破了很多例啊”
“可是到现在都没意识到自己是喜欢她的”
“也许他知道呢?”
“……”

两人对接下来的话缄口不言,匆匆道了晚安就挂了电话。乱步把水杯放回床头柜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已经暗掉的手机屏幕:“如果意识到了,那就麻烦了呀”

评论
热度 ( 11 )

© 莫尘喜欢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