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莫尘,是个新人,请多指教

咸鱼莫尘在线ooc
产出极慢,因为多数时间在睡觉

主要出没在文乙tag里,偶尔在家教的XS和黑塔利亚tag出现[然而已经好久没去了],近期沉迷第五人格

杂食,但雷点厂律厂

小透明写手,欢迎扩列
QQ:3403863260

近期准备补考,下学期高三/顺势停更×
因为报的高职单招,高三只有一学期,所以请等我几个月,春季高考后回来

[第五人格/前裘]一千零一夜①

#cp 前裘,欺诈也会有,总之私设满满。
#标题一千零一夜只是忽然想到的 ,原故事已经忘了,也没有关联
#小裘克就是裘克 ,具体设定慢慢会体现
# @与云听风  @余森木之暉 答应你俩的更新
#食用愉快
  

00
  
  
  威廉•艾利斯   逃脱
  胜利   逃脱人数(3人)
  
  小丑裘克   一败涂地
  淘汰人数(1人)
  
→→→→→→→→→→→→→→→→→
  威廉被身边的小鬼踹了一脚,总算是从梦中惊醒,他又梦见裘克揣着冲刺闪现把他打倒在门边,把他挂上绞刑架。
  
  事实上除了死去的特蕾西,他们都不曾上过绞刑架,无一不是被威廉的冲刺救下,接着由威廉牵制裘克,一路上都是队友帮忙开好的箱子,避免了没球又没时间开箱子的尴尬。
  
  没一会儿威廉就从梦魇中脱离,庄园外的冬天哪怕是开了暖气也能让人感觉到冷意,再看看暗沉的天色,理所当然地睡不着了
  
  这是在家里,没有危险,身上也没有长期被监管者击中留下的隐隐作痛的暗伤,一切都过去了,庄园主不仅让他们离开庄园,还让他们回到了过去——没有什么是这个恶魔办不到的。
  
  回到大学生涯已经有一阵子了,现在也已经毕业,他总觉得这不真实,觉得很快他的恋人就会因为睡觉不安分把他从床上踢到地上去,自己抱着火箭筒睡得香甜
  
  他不想重演过去的落魄,就规规矩矩地比赛和训练,未来可能不会以前那么窘迫 ,重新回到家中,父母安好,一切都很和谐,反而让威廉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毕竟以往都有裘克跟自己斗嘴打架,现在太安静了。
  
  所以一天前他收养了一个孩子,他也叫裘克,红色的卷发乱糟糟的,有着下垂的眼角和嘴角,像极了那个因为他多吃了一块蛋糕就满庄园追杀他的男人
  
   威廉见到这孩子的时候,他在马戏团练习,是他第一次见到裘克的马戏团里,他本着也许裘克也离开庄园的想法来碰碰运气,花了点钱让人把裘克叫出来,出来的却是个孩子,长相到语气都一模一样,他就拜托瑟维帮忙,把小裘克领养回来了,这里不得不庆幸瑟维和克利切都逃脱了,和他一样保留了庄园内的记忆。
  
  小裘克意外的浅眠,大概是踢到威廉的时候就醒了,但他没敢动,小心翼翼地装睡,似乎在等威廉重新躺下睡觉,但威廉已经没了睡意,帮小家伙盖好被子就起床准备给自己整点宵夜。
  
  “先生…现在还早…”小裘克闭着眼睛提醒威廉,配合着那张天生就哭丧着的脸,看起来有点委屈吧啦的,威廉只得揉揉他的头顶,红色卷发很软,手感极佳:“我去热杯牛奶,你要吗?”
  
  小孩总是饿的很快。威廉看小裘克点头如是想道。说起来裘克的生活技能是点满的,刚开始还不知道,看他每天缠着里奥先生嚷嚷着肚子饿要吃东西,两人在一起后则是缠着他说想吃宵夜,孩子气的过分,却又让人无可奈何。
  
  直到一次“游戏”,杰克有事退出,他们提前离开才让他撞见裘克站在厨房里,面前平底锅里正在煎蛋、火腿和培根,旁边盘子里的面包上甚至还有一块牛排,色香味俱全。
  
  热牛奶是一件很快的事,他发了会儿呆就差点毁了两杯牛奶,还好小裘克救场及时,小手猛的关掉火,去取了两个杯子等牛奶凉一些。
  
  “冒昧询问,先生在想谁?在想‘裘克’?”小裘克冷不丁地开口,吓了威廉一跳,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没有注视着他,而是看着从锅里慢腾腾上升的热气,“做噩梦的时候您一直在念我的名字,但肯定不是我,所以…介意谈谈那位让您差点烧坏牛奶和锅的人吗?”
  
  这时候威廉才想起当年他被裘克支配的恐惧:裘克只是情绪极端转换得快,可不是傻…噢…这话要是让他听见了他的腰可能要遭殃。
  
  威廉把牛奶倒进杯中,领着小裘克往卧室走,再把小家伙裹在被子里,让他捧着杯子慢慢喝:“当然不介意,你当成睡前故事随便听听也好。”威廉有太多话想说了。
  
  

评论 ( 13 )
热度 ( 38 )

© 莫尘喜欢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